社區 X 文化 X 旅遊 X 產業=!

訪、圖:澳門文化傳播大使
澳門口述歷史協會
副理事長陳淑怡

最近澳門政府推行心出發.遊澳門社區旅遊,具有遊玩、購物、娛樂等,澳門口述歷史協會副理事長陳淑怡認為若單純以文化為賣點,可能會嚇走好多普通人,相反這次將文化包裝成大眾旅遊,反而吸引市民參與,過程中能夠令更多人了解澳門文化,同時這些措施有助紓緩業界營運壓力。指出澳門社區文化特色很多,例如建築、宗教、飲食、音樂、舞蹈、語言等非常多元,例如澳門宗教符號,聖堂、教堂除了常見十字架,還有窗花,以及經文、故事等,而中式廟宇、門口地主神位、屋簷裝飾物等,這些都是常見元素,由此可見澳門宗教是多元豐富,可以說很多故事,文創業界從中也可提取一定素材合作開發文創產品,例如日本神社的御守,本地人及遊客除了自用,也會買幾個送給親朋好友當做手信。

探索構建深度遊發展方向
就深度遊而言,除了社區旅遊路線,還有藝文導賞團,往往具有明確主題、藝術價值,圍繞一些特點讓有興趣的人士參與進來,開拓美學眼界、提升鑒賞水平,例如近年眾多往歐美的攝影、建築、藝術等遊學團,這些已有需求可為澳門開發深度遊方向提供參考。另外藝文導賞團有一個很重要的作用,就是將學術界與感興趣人士聯繫起來,創造潛在價值,因為當中導賞內容有不少其實是學術研究的成果。

善用旅遊大數據調整產業
而對於智慧旅遊,陳淑怡指可以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旅遊產品,第一種就是比較多人認識的視頻旅遊或者抖音導賞之類的,透過科技可以遠距離、多人的互動,突破傳統導賞團員上限。但另一種智慧旅遊,其實就是將不同的旅遊產品,匹配不同的受眾,透過人工智能技術,篩選出普通遊客和深度遊客,普通遊客可以參加旅行團或者
心出發.遊澳門社區旅遊的活動,深度遊客就需要文化社團的專業導賞,這樣匹配可滿足各種不同客戶的期望。其實不同國家也有不同的旅遊產品,澳門對比鄰近地區來說,一點都不落後。

導賞人力兩極發展冀整合
而深度遊的導賞,澳門目前大多都是以社團為單位提供人力,為非牟利性,而另一方面澳門每年有
3000多萬遊客,普通旅遊產品又變得非常大眾化,以商業為目的。看見政府未來把旅遊局併入經濟財政司轄下,這可能為兩極生態帶來新的化學作用,例如人員培訓、職程等,完善產業結構、深化業界發展。

社區特色店契合文化導賞
其實很多文化導賞具有經濟潛力,例如我們之前舉辦舊區老店鋪導賞、福隆新街導賞等等,都與一些商鋪或者傳統手工藝合作,參加者都很想購買他們的產品作留念。,現時有文化產業基金社區文創專項資助計劃(以文創打造社區美食特色店),若持續推行下,更多特色店經過設計師參與,多方合作發掘特色店文化來完善店面形象、品牌故事,通過媒體廣而告之,在社區中起著以點帶面、散珠成串的作用,一方面讓更多特色店參與計劃進來,另一方面居民、遊客感受到澳門社區旅遊的魅力,增加遊玩時間。

疫情下善用時間提升自己
澳門曾受到過分商業化旅遊產品影響,現時疫情下遊客大幅減少,建議善用這段時間,在大眾化的旅遊產品中思考,加入多些文化元素,從而做好澳門
創意城市品牌,亦令文化導賞有更加多的受眾,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行業發展契機。我最近都在協助心出發.遊澳門的導遊培訓,希望普及他們一些文化概念,學以致用,提升自己,先帶領市民深入舊區,久而久之,當遊客重回澳門時,他們亦可以繼續相關工作,讓遊客認識有400多年歷史中西文化交融的澳門。

Leave a Reply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20 − 5 =